江苏高分作文被曝多“高仿” 原作者对此表宽容

被称“起手不凡又新意迭出”的一篇高考高分作文,仅在几天后就在网上被指抄袭。一名网友发帖称,这篇作文和作家李汉荣的一篇发表作品相似度很高,而一位专家比对两篇文章后表态称,严格意义上来说,抄袭还算不上,应该是‘仿作’。这意味着这篇作文将无法获得高分,分数在10分~20分之间。 [我来说两句]

网友披露,作文抄袭的是作家李汉荣的长篇散文《购物记》中的一节(刊登于《散文》月刊2010年第一期)。记者仔细阅读两篇文章后发现,两篇文章均以巴西亚马逊红木地板为由,阐述人与自然的关系。

作文中的第一句为“足不出户,我已到达巴西。”这和作家原文完全相同。紧接着,“经过技术的切割,经过资本的流通”“滚滚流淌的亚马逊的河水,化为滚滚的利润”等不长的词句也能在原文中找到“原形”。

此外,“有那么几次,我弯下腰,趴在地板上,细细地、细细地凝望,注视着它。隔着刷了油漆、打了蜡的光亮表层,抚摸着它经历了千年的纹路与年轮。”和“有好几次,我莫名其妙蹲下来,匍匐在地板上,仔细辨认和端详,在涂了漆打了蜡的木板上,抚摸那清晰的年轮和木纹。”等长句也有相似之处。记者发现,相似或基本雷同的句子有好几句。

到底是不是抄袭,专家们说了算。昨天,快报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多位高考语文阅卷老师。

“严格意义上来说,抄袭还算不上,应该是‘仿作’。”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比对两篇文章后表态,按照阅卷的规定,对抄袭的判断也是有标准的。一篇文章如果和原文出现二分之一以上的雷同之处,那就应该算抄袭了。从这篇文章的情况来看,雷同处还不到二分之一,是典型的“仿作”。在阅卷中一旦被认定是仿作,得分肯定不会高,也就10分~20分。

今年参与阅卷的一位老师看过两篇文章后也告诉记者,高考作文要认定为抄袭之作,是有一套非常严格的操作和审核程序的。比如,文章结构主旨完全相同,成段的语言都是别人的,能从原作品中找出来,那才是抄袭。这篇文章最多算是仿作。

记者还从有关阅卷老师处了解到,江苏考生的作文总体水平较高,在高考阅卷中被定性为抄袭之作的少之又少,前几年也就发现了一篇。

记者了解到,由于作文主观性强,每年高考阅卷中对作文的评分尤为慎重。比如今年阅卷,平均一篇作文会有3.5人批改。最多的时候一篇作文可能要六个人看:两名老师评阅,一人复查,小组长再看,质量组再查,最后是总负责人评判。

“说实话,这种情况真的不稀奇。”昨天,参与今年阅卷的一位语文老师说,短短10天内批阅完50多万篇作文,工作量极大。正常情况下,一位老师每天要批改300篇作文,最多的500篇,一天的批改时间不超过八小时。根据计算机测算,他批阅一篇作文是80秒,这还高于所有老师的平均值,速度快的老师不到一分钟就能改完一篇作文,速度很快,不可能细究某一篇文章。如果阅卷老师感觉一篇作文似曾相识,也不能贸然评判这篇作文是抄袭或是仿作,要拿原文来比照。

“更何况,老师们平时的教学任务就很重,这些期刊上的文章不可能全看到。”在他看来,这样的作文“漏”出来,也是情有可原的。

在博客上披露了这一“抄袭”事件的网友“云岫无心”说,“自己在悲哀之余,我还要为这位考生叫一声好。”在他看来,他(或是她)抄袭的原文是发表在《散文》杂志上的,而不是从什么“文摘”之类,或是“作文素材”之类特别受一些中学师生追捧、特别急功近利的报刊选取来的,这至少说明这位同学平时还是能读些文章,阅读面还算是宽的呢。 更有网友表示,“即便是天才,也是从模仿开始的。”

昨天,南京一位语文老师看完这篇作文后也感慨,从行文上来看,这篇作文的作者应该还是一个挺有才气的孩子,文笔也不错。考生肯定是看过作家的这篇散文,印象也比较深刻。在写《绿色生活》这篇作文时,这篇散文可能给了考生一定的启发,但考生在原文的基础上有自己的观点和发挥,并没有完全照搬。

被“抄袭”的作家对这件事怎么看?几经周折,记者昨晚终于联系上了李汉荣。李汉荣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采访前,李汉荣提了一个要求,“采访可以,不要针对这个孩子,别害了他。”

听记者说自己的文章被高考考生“模仿”了,李汉荣一点儿也不惊讶,因为这也不是头一遭了。“前两年,我的另外一篇文章《一间房子的消失过程》就被抄袭了,当时网上也闹得沸沸扬扬。后来我上网看了一下,基本上是原封不动地照搬,改动很少。”电话中的他告诉记者,从记者这次描述的高考作文来看,没有当时的那篇严重,而且这位考生还作了发挥。

作为长者,作为曾经的高考考生家长,李汉荣对这件事尤为包容。“孩子们考大学不容易,千万别因为这件事而影响了孩子的前途,如果处理不当对这个孩子的伤害是致命的。”这几句话李汉荣颠来倒去强调了好几遍,希望这篇报道尽可能不要伤害当事人,希望他看到新闻报道后,能够起到一定的警示作用。“这类事的发生并不能完全责怪这个孩子。”李汉荣有自己的理解,这和如今的社会风气、道德教育缺失都有关,同时也和竞争激烈的高考制度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在采访的最后,连“被抄袭”的作家李汉荣也特别拜托记者,希望能代他向公众呼吁,请大家对这位孩子宽容一些,不要深究,而他本人也绝不会再追究这件事,“宽容地对待别人所犯的错误吧!”

No Comments

Categories: 凯时国际娱乐网址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